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四十九章 猎鬼师的故事(二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大奎跟媳妇仍然过他们的消遥日子。81中文网只是手头宽绰的大奎夫妇,心胸却越来越狭隘自私,与人处事少不得沾些光,却受不得半点委屈,所以在乡亲们口中落下个奸诈阴险的口碑。然而上天有时也会成全那些奸诈险恶之辈。这不,视财如命的大奎夫妇又贪上一桩美事。

    大奎本家的一个远房婶子,熬寡几十年,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名叫春玲。女儿长大嫁到了邻村,只剩下这么一个老太太。

    李老太眼见年事已高,想起自己百年之后无人送终,女儿再无人依靠。就央请族人作证,以自己的家财宅院相许,让一个人认下女儿这门亲戚。若论远近亲疏,大奎家跟李老太家血缘最近,所以这事当然要先问一下大奎夫妇。

    大奎媳妇到过李老太的屋里,知道李老太有些资财,一听这事立马应允。可这女人自有自己的打算:东西可以要,事可没打算管。

    李老太一生节俭,多年来操持打理,不算富户却也算得上是一份不错的家业。旧时农村姑娘出嫁即为外人,回来继承财产家业,是会受到族人排挤刁难的;而出嫁的闺女娘家没有人则也会受到丈夫家人的轻视和欺负。所以李老太才做这个现在看来有些费解的决定。

    因为是近亲,找了族长及保人,大奎夫妇赌誓咒地保证后,此事就算约定好定了下来:李老太百年之后,逢年过节由大奎操持给李老太上坟、写牌位供奉,李老太女儿以大奎家当作娘家来走动。

    天有不测风云,那年初秋,李老太一场风寒便卧床不起。女儿衣不解带伺候了半月有余,老太太还是撒手西去了。大奎帮着忙前忙后为李老太办了丧事,然后找保人收了李老太家的钥匙,算是正式接管了李老太的家业。

    春玲也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女人,只当是为自己找到一个走娘家的去处,给自己找个娘家人做依靠,也没有多想。按农村的规矩,完丧三天后,要上坟去祭拜、添些新土,农村称为“圆坟”。在农村“圆坟”是件大事,有许多讲究;比如家里人一定要和族里的近亲们一起包些饺子,在祭拜时埋一些在坟的周围,好象是给死者的吃食和祭品吧,这个风俗至今还依然如故。

    转眼“圆坟”的时间到了,因为要在圆坟前要包些饺子,春玲一大早就提篮掂包地从婆家赶来。

    老母亲不在了,现在的事都要指望着大奎哥了。所以春玲带了礼品直奔大奎家。来到大奎家,只见院门紧锁;春玲想今天“圆坟”,是不是人都在自家院里,就赶到自己家门前,却仍是铁将军把门。

    春玲想是不是大奎哥有事刚巧这会儿出门了,觉得过一会儿总得回来。给母亲圆坟这么大的事,他不会忘记的。春玲把东西一放,坐在了大奎家门旁的一块青石板上,等大奎回来。

    “玲妮这是来给你娘圆坟了。”

    “春玲吃过饭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玲妹妹来得怪早啊。”……

    过往返的乡邻都是关切地打招呼。

    过了好大一阵子,瞧瞧升到半晌的太阳,春玲心里有些焦躁了。

    “二叔,见大奎哥家的人了不?”春玲终于忍不住走到街口去打听。

    “大奎两口子一大早出村去赶集做生意了。”旁边有人答话。

    “说好了今天给俺娘圆坟呢……”春玲说着嘴撇了撇,差点没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哎,玲妮啊,你就别指望大奎了。他们两口子什么人,大伙还不清楚。亲娘亲弟兄都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一提这事,那位二叔就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“这是欺负俺家没人啊——”春玲终于憋不住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劝慰声中,春玲提着篮掂着包拖着一把借来的铁锨,独自为母亲圆坟去了。

    来到娘的坟前,春玲倍感委屈,把东西一丢,扑通跪倒放声大哭。这一阵怮哭,直哭得阴风恻恻、日月无光。好久,春玲才缓过神来,摆上些许吃食全当祭品,祝祷一番,化了些纸钱,然后给母亲边添土边流泪。春玲实在气不过大奎夫妇这般无耻奸诈,对着母亲的坟诅咒道:“娘啊,您若在天有灵,一定不能放过这披着人皮的畜牲!让他一家不得安生。”言罢,春玲身边忽地刮起了一阵旋风,绕春玲好几圈,久久未曾消失。

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